正文 第196章 热的

 热门推荐:
    柳南溟对她其实是有点尴尬的,虽然不是阮吟歆本意入魔,但她现在也确实是自己的敌对阵营,魏芸又不在这里,他当然不想和阮吟歆扯上话题,便自顾自的去检查其他人的情况。爱/阅/读www.loveyuedu.com

    这些弟子虽然也有受伤,但总体没什么大碍,柳南溟往每人其中都输送些许灵力,能让他们快些清醒。

    阮吟歆就站在旁边,也不开口,似乎在发呆。

    “铮——”

    一道剑气风风火火的从天上降落,惊动了两人之间和谐的氛围。

    柳南溟扭头看着来者,不明所以:“怎么了,火气这么大?”

    魏芸左手提着个人,右手收剑,闻言看了一眼柳南溟,语气听不出喜怒:“没有啊,我就是飞快了一点儿。”

    柳南溟看着被她像拎狗崽子一样拎在手里昏过去的亓槿涣,沉默了片刻。

    魏芸原本想把亓槿涣给扔到地上的,但左思右想狠不下心来,还是把亓槿涣轻轻的放在地上,然后过去帮柳南溟的忙。

    魏芸蹲在他不远处给弟子传输灵力,或许是因为察觉到她与众不同的样子,柳南溟多看了几眼,这就发现了不对劲。

    “魏芸,你脸怎么这么红?”柳南溟有些惊奇。

    他见他阿妹打了腮红都没这么红!

    魏芸手上动作一顿,头也不抬地说:“热的。”

    柳南溟:“?”

    他感受着这快要入冬的气候,十分怀疑魏芸就是在找借口搪塞自己。

    输送完灵力后,这些弟子当然不能就让他们躺在这里,柳南溟就去皇宫里面找帮手,有皇帝的令牌,找几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这里便只剩下了魏芸和阮吟歆两个还清醒着的人。

    “他的情况似乎和我差不多。”阮吟歆的视线从离开的柳南溟身上移开,没了顾虑,直接开口对魏芸说道。

    魏芸并不意外她看出来了亓槿涣的不对劲,但这两人的关系,还是等槿涣醒了自己跟她说吧,毕竟自己原本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的。

    “嗯,这件事情还请你保密,槿涣他不是坏人。”魏芸看了一眼还在昏睡的亓槿涣,又是心疼又是她的复杂情绪。

    阮吟歆颔首:“放心,我并未告诉过另外那位仙长。”

    魏芸又道了句多谢。

    话题一下子又变冷了下来,魏芸不自觉伸出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脸,那上面的滚烫还未散去。

    都怪亓槿涣,失去意识后居然做出这种事……魏芸的手指摸到嘴角,又跟触电似的移开了。

    但谁又知道亓槿涣是怎么想的呢?她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心脏又跳动的十分活跃,一方面又怀疑起这只是他入魔后的假象。

    “他们是打算明天就离开,带着我回魔族好和现在的魔王对抗,”阮吟歆开口,眼神波澜无波,“没想到这群恶心的东西居然也知道找个正统的理由。”

    魏芸把这句话在脑子里面转了几圈,眉头皱起:“他们是打算和现任魔王开战?”

    经过上次的伏魔大会,前任魔王生死不明,现任魔王上位,魔族亏损,修仙界已经安生许久了。

    不过就他们自己内部再打起来,应该波及不到修仙界。魏芸稍微放下心来。

    “嗯,现任魔王按理来说应该是我的大舅,大祭司他们是我舅舅的部下,想以我的身份召集旧部讨伐名不言顺的现任魔王。”阮吟歆倒是直言不讳。

    信息量有点大啊。魏芸眨了眨眼睛。

    前任魔王死后,现任魔王秦恨笙就横插一脚,把原先魔王的那些人给剿灭了个七七八八,然后自封魔王,联系他策反的几个魔族把魔界搞了个大换血。

    长老禾泽也是九死一生才逃了出来,杀了原本单国的大祭司冒充他,寻找反咬的机会。

    听阮吟歆几句话就道出来的真相,魏芸还是有点不解:“既然那个魔族长老早就来了,为什么最近才想起找你?”

    毕竟阮吟歆生活在紫宁已经很久了。

    阮吟歆微微皱眉,也不隐瞒:“是前不久他们发现了前任魔王,也就是我舅舅的气息,觉得他没死,可就是找不到他,这才想起来我这个人。”

    “所以他们是想带你回去,召集其他部下……”魏芸又不免想起皇宫里死去的娘娘和她的两个姐妹,默默闭上了嘴巴。

    好家伙,这魔族的脑回路果然不一般。

    阮吟歆眼底满是戾气,又熟练的按耐下来:“我是不会跟他们回去的,魔族就跟他们身上的气息一样,令人作呕。”

    “那你……?”魏芸担忧地看着她。

    “吟歆已是罪人,不求他们原谅,只求赎罪,”阮吟歆无奈一笑,看着魏芸的眼神中多了份坚定,“明天就请仙长助我一臂之力了。”

    魏芸哑然,只得点点头。

    而此时,柳南溟也带着人回来了,把晕过去的弟子们一个个抬回房间里面,太医院的几个医师也都被拉过来,挨着检查。

    看着他们抬人的同时,魏芸问柳南溟:“皇帝那边怎么说,你跟他说大祭司跑了吗?”

    柳南溟颔首答道:“说了,包括大祭司就是杀害皇后的凶手我也告诉他了。”

    魏芸眨眨眼:“不是那女的动的手吗?”

    “都一样,反正都是魔修。”柳南溟表示无所谓。

    行吧。魏芸看着他们把亓槿涣也抬走,心情复杂。

    “那我也跟仙长一起住下吧,他们明天一定会回来找我的。”阮吟歆看了看两人,走上前来说道。

    柳南溟瞧了一眼她,又看向魏芸。

    魏芸:“?”看她干嘛?

    “好。”柳南溟无语地移开视线,答应了一声阮吟歆。

    阮吟歆出现在皇宫里面是被禾泽喊来的,如今禾泽出事,她难免不会被陛下猜疑,她想留两人身边也是有自己的打量。

    而且据说陛下在听见大祭司就是凶手这个消息时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晕过去了,紧急叫了纪琛入宫,此时那边也是手忙脚乱,应该暂时管不到他们。

    因为得了陛下口令,皇宫中人对柳南溟和魏芸的要求是有求必应,特地分了一个空的宫殿出来。

    “这是之前盂贵妃的宫殿,未央宫,因为贵妃身死,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人住了。”阮吟歆踏入此处,颇有感慨。

    魏芸看了看大门处都挂灰的灯笼,点点头:“确实。”

    房间很空,装下他们绰绰有余,阮吟歆之前来过不少次,自觉找了个房间就休息了。

穿书之炮灰保命守则网址:https://www.hbweitao.com/yuedu/221454/119791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