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5章 生气

 热门推荐:
    不过,我们家的孩子只要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逃个婚也不是不可以。↖↖爱?阅?读↗↗

    我过几日便会启程去西城,看望你哥哥他们。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不用担心我和你哥哥他们,只要西城不破,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不会对我们怎样。

    所以,欢儿,你且放心去做吧。

    爹和你的哥哥他们都只要你高兴就好。

    是有多幸运才能遇到这样子的家人。

    盛清欢觉得老天对自己还算是不薄,虽然上辈子自己的亲情十分淡薄,但是这辈子不光补给了自己,而且还是超额补足。

    白勺不知道盛清欢心中所想,只道是她想念盛重文了,便笑着道,“娘娘那些礼物都是悉心准备的,小小姐肯定会喜欢的。”

    白芍的声音把盛清欢从飘远了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她轻轻得点了下头,“希望如此吧。”

    不管如何,总归是费了心思准备下的。

    所谓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两位哥哥对自己极好,连带着两位新娶进门的嫂嫂都待她格外亲厚。

    人心,总能换来人心的。

    白芍眼睛扫过桌子上的剩下的那碟子猪蹄儿,忙到,“娘娘,时辰不早了,去外头走走便歇息把?”

    盛清欢哪里会不知道白芍那点儿小心思,笑道,“行了行了,这猪蹄儿你撤下去把,趁着热乎也能吃上几口。我自个儿去院子里走会儿,不用陪着。”

    盛清欢也只是平日里看着好说话儿而已,但凡是她决定了的事情,谁说都没用。

    当然了,白芍自然也不敢多嘴就是了。

    “那我一刻钟以后再来伺候娘娘洗漱。”

    盛清欢点了下头,白芍便端着碟子出去了。

    瞧着屋子里只剩下自己了,盛清欢张开双臂,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盛清欢走到窗户边上,夏日带着热燥的风从外面吹了进来,盛清欢皱了下眉头,忽然就没了出去走动的想法。

    盛清欢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若不是她还是清清白白黄花大闺女,挺着这副模样走出去大概就要被捉去浸猪笼了。

    这个男人,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一天到晚地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还笑得那么灿烂!

    盛清欢在心里默默吐槽。

    笑得灿烂也就算了,为什么要笑得那么好看!

    不!一定是我眼睛瞎了!我为什么会觉得云晟笑起来和我男神那么像?!

    盛清欢站在窗户边上,时而皱眉时而舒展,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儿以后,就索性自暴自弃一般地关上了窗户,一下子扑到了床上,两条腿儿还在床沿儿上来回地踢着。

    原本窗户还开着的时候,龙二还能趁机观察一下自家娘娘在做什么,好做好准备以便时刻向皇上传达娘娘的心情。

    但是等盛清欢将窗户关上以后,他立刻就隐在了暗处。毕竟,娘娘在屋子里做什么那就不是他一个小小龙卫能看得了。

    想到盛重文离开的时候嘱咐自己的话,盛清欢就忍不住想要笑。

    欢儿,爹知道你不喜欢受拘束,只是皇命难违。

    不过,我们家的孩子只要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逃个婚也不是不可以。

    我过几日便会启程去西城,看望你哥哥他们。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不用担心我和你哥哥他们,只要西城不破,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不会对我们怎样。

    所以,欢儿,你且放心去做吧。

    爹和你哥哥他们只要你高兴就好。

    是有多幸运才能遇到这样子的家人。

    盛清欢觉得老天对自己还算是不薄,虽然上辈子自己的亲情十分淡薄,但是这辈子不光补给了自己,而且还是超额补足。

    白勺不知道盛清欢心中所想,只道是她想念盛重文了,便笑着道,“娘娘那些礼物都是悉心准备的,小小姐肯定会喜欢的。”

    白芍的声音把盛清欢从飘远了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她轻轻得点了下头,“希望如此吧。”

    不管如何,总归是费了心思准备下的。

    所谓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两位哥哥对自己极好,连带着两位新娶进门的嫂嫂都待她格外亲厚。

    人心,总能换来人心的。

    白芍眼睛扫过桌子上的剩下的那碟子猪蹄儿,忙到,“娘娘,时辰不早了,去外头走走便歇息把?”

    盛清欢哪里会不知道白芍那点儿小心思,笑道,“行了行了,这猪蹄儿你撤下去把,趁着热乎也能吃上几口。我自个儿去院子里走会儿,不用陪着。”

    盛清欢也只是平日里看着好说话儿而已,但凡是她决定了的事情,谁说都没用。

    当然了,白芍自然也不敢多嘴就是了。

    “那我一刻钟以后再来伺候娘娘洗漱。”

    盛清欢点了下头,白芍便端着碟子出去了。

    瞧着屋子里只剩下自己了,盛清欢张开双臂,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盛清欢走到窗户边上,推开窗,夏日带着热燥的风从外面吹了进来,盛清欢皱了下眉头,忽然就没了出去走动的想法。

    可是……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若不是她还是清清白白黄花大闺女,挺着这副模样走出去大概就要被捉去浸猪笼了。

    说到浸猪笼,盛清欢就冷不丁地想起了云晟。

    这个男人,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一天到晚地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还笑得那么灿烂!

    盛清欢在心里默默吐槽。

    笑得灿烂也就算了,为什么要笑得那么好看!

    不!一定是我眼睛瞎了吧!我为什么会觉得云晟笑起来和我男神那么像?!

    盛清欢站在窗户边儿上,时而皱眉时而舒展,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儿以后,索性便自暴自弃一般地关上了窗户,一下子扑到了床上,两条腿儿还在床沿儿上来回地踢着。

    原本窗户开着,龙二还能趁机观察一下自家娘娘在做什么,好做好准备以便时刻向皇上传达娘娘的心情。

    但是等盛清欢将窗户关上以后,他也就只能安稳地隐在了暗处。毕竟,娘娘在屋子里做什么那就不是他一个小小龙卫能看得了。

娘娘今天在干啥网址:https://www.hbweitao.com/yuedu/224511/1197910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