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一定保护好你

 热门推荐:
    而此时的暗街内,    张星回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上的资料。

    “闻家和骆家的股份已经在逐步收购中,做的很隐蔽,    没让他们发现,    另外夏氏……”

    陈兵在一旁恭恭敬敬地汇报着,    说到最后他犹疑了一瞬,可仍压不住心中的不解,    小心说道。

    “现在夏氏发展看着蒸蒸日上,    实则败絮其中,哪怕夏长风与他妻子努力周旋也没得到其他几家的支持,    相信过不了多久夏氏亏空的消息就会传到国内,我们真的不用趁机吞并夏氏吗。”

    “不用。”

    张星回垂眸继续翻看着第二份文件,上面触目惊心的赤字数据尽数是夏氏近几年来的财务报表。

    如果夏家倒了,那孩子会很难过吧,他的脑海中忽的闪过了这个想法。

    尽管清楚现在的夏秋果并不是‘夏秋果’,但他总归不想让任何不好的事发生在她身上。

    他童年没有的,    他想给小姑娘,他童年经历的,他同样想让她避免。

    他从小经历的善意少到可以忽略不计,大多都是来自几个月前忽然出现在他身边的夏秋果,更何况她是他在这百般聊赖的不断轮回中唯一一个意外。

    整个世界的发展及身边人的真正心思,    对他来说就像是一本早已熟读的书,    再也不会有任何新意。

    只有夏秋果,彷如是他一潭死水般平静无澜的人生中唯一的活力。

    他想保护好她。

    但张星回从未思索过,世界之大,    有无数他未曾接触过的人,无数可以他尚未知道未来的人,为什么唯独夏秋果在他心中却是不同。

    陈兵感受到眼前少年身上的孤寒气息蓦地减轻了不少,心知自家老板一定是想到了那个能让他与自己讨论教育方针的小孩。

    因此他识相的在一旁安静不语,避免打扰对方的思绪。

    同时心内却是有些好笑的,明明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虽以雷厉风行的手段让他与其他同伴心悦诚服,且心思深沉到哪怕他们几个多活了几十年的中年人都难以琢磨。

    可他未曾料到,对方除了工作以外,在生活中竟也这般老成,硬生生地将身边青春朝气的同龄女生当孩子养。

    不过这偶尔发现的与张星回冷淡外表反差巨大的一面,让他潜意识中对这个曾经只有敬畏的少年亲近了一点。

    正当陈兵趁着大老板在沉思偷偷发呆时,张星回的手机响了,是那支表面上孤苦无依的张星回该用的手机,班主任王文书来的电话。

    张星回本不想接,可老王极少联系他,还是在这深更半夜的时刻。

    并且心头倏然涌上的奇怪预感让他鬼使神差地按下了接通键。

    【星回你现在在哪,秋果在你身边吗,她知道你的事后翻墙跑出去找了,手机也不通……】

    没等到老王剩下的话说完,眉眼处一片冰冷的张星回已从椅子上‘嗖’的站起,阔步向外走去。

    “老板你怎——”

    “调出德兰附近的所有监控发给我。”

    陈兵只来得及听到这句话,少年的背影便消失在了门口。

    他的内心极懵,不懂为何老板乍然下达这种指令,但他的专业水准仍让他立即果断地打开了电脑侵入了全市的监控系|统。

    .

    “小妹妹来个烤红薯吗,大娘这的红薯又软又甜。”

    “同学来看看叔叔这的烤串,买五串打折哦。”

    周围的小贩热情地与夏秋果打着招呼,可她只能礼貌又歉意地冲他们微微一笑,然后继续漫无目的地走着。

    她当时头脑发热,没带任何现金便跑出了学校,等到自己已不知不觉跑到了不知哪儿的夜市后,方警觉自己的手机没电了,没有办法联系上张星回。

    按理说找不到班长她就该乖乖地回到德兰,女孩子大晚上独自在外实在太过危险。

    然而心头挥散不去的郁气与过往的回忆令规规矩矩了十几年的她破天荒地产生了叛逆的念头,想要干脆在外面游荡到天明,不回学校也不回家。

    万一能够幸运地遇到班长呢。

    不过她好歹有点理智,在发现自己身处夜市后,便在人群多的地方慢慢走着,以免遇到流氓混混等危险人物。

    但夏秋果想的再好,终究只是个十几岁没经历过社会的小姑娘,不知道她在这不知循环走了多少遍的模样早就落入了有心人的眸中。

    “小妹妹跟家里吵架了?要不要先跟哥哥回去住一晚。”

    几个流里流气的纹身青年挡在了夏秋果的面前,靠近看清楚夏秋果的容貌后,更是兴奋地互相对视了一眼吹了声口哨。

    “哟,看来哥几个今天运气不错,妞有够正点。”

    为首的青年说完后便上前想要拉扯夏秋果,却被夏秋果一个闪身躲开。

    “离我远点,快滚开。”

    夏秋果看了看四周,身边不久前还在招呼着她的那几个小摊老板全都眼观鼻鼻观心地装作没有看见,她握着书包肩带的手用力到指节处都失了血色,暴露着她心中真正的恐慌心情。

    青年们平时不学无术,专跟各种人打交道,自然看得出眼前少女的色厉内荏,神情越发的兴奋。

    “还挺带劲儿。”

    他们往地上‘啐’了一口,彼此间使了个眼色便上前想将夏秋果围住。

    然而夏秋果一直紧绷着神经,在他们神色微变后便不打算将希望放在周围能有人出手救她上,而是当机立断地转身就跑。

    顾不得途中撞到之人的咒骂,更认不清这个从未来过的夜市地形,她只能随着混混们的追赶在交错的过道间不停穿梭。

    夜市的人很多,摊位更是以井字格的顺序排列着,在夏秋果故意地多拐了几个弯之后,眼见着青年们就要被她甩开。

    但正在她松了口气之时,那几个追逐着她的青年又开始分散着从各个小道围堵她,将她拦了个措手不及。

    “妈的,别给你脸不要脸,我让你陪是看得起你,你还敢给我逃?”

    或许是夏秋果脸上过于明显的厌恶及跑了许久带来的烦躁刺激到了混混中的老大,他咬着牙一撸袖子,就想要上前亲自抓住已无路可退的夏秋果。

    可当夏秋果害怕到眼眶发红,甚至考虑起了要不要拿过身旁小摊扔在地上的杆子进行最后的反抗时,身后堵着她的两人莫名传来一阵惨叫。

    与此同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倏地出现在了她的身前,一把握住了领头青年的手并往青年膝盖处毫不留情地一踢。

    少年疏朗如玉般的隽秀脸上满是暴戾。

    他的手劲极大,加上赶到时小姑娘差点被欺负的一幕映入了眼帘,手下动作更是发狠,混混头子痛苦嚎叫了一声,竟是活生生疼晕了过去。

    夏秋果站在原地愣愣地一眨眼,似是没有反应过来张星回的突然出现。

    直到张星回起身看着她呆愣的神色,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暴露出的残暴吓到了小姑娘暗暗自责时,夏秋果方才‘哇’地哭出了声,直直地扑到了他的怀里。

    “班长——”

    女孩带着哭腔的嗓音中透着满满的委屈与后怕。

    这孩子……

    他无奈地想要开口安慰几句显然吓得不轻的崽,并好好教育不知天高地厚的熊崽子下回不许任性地偷跑出校,却听到少女抽噎着说出的竟是——

    “你到哪儿去了,身上疼不疼,那家人有没有欺负你,你跟我回学校好不好,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就算违背了穿越初做下的不能为了私心动用原主家世资源的决定也没关系,哪怕要去求良叔、去求到现在仅在视频通话中见过一次的夏家父母也没关系。

    那些人不是为了她夏家千金的身份讨好她吗,那么她仗着夏家压下他们对张星回的不满,必定是行得通的主意。

    张星回训斥的话就这么被堵在了口中,再也无法狠心说出。

    保护……他?

    他从来波澜不惊的黑眸中难得漫出了迷茫。

    “我以后都听你的话,我会好好学习不惹你生气,你能不能不要走不要不管我。”

    夏秋果仍在更咽着,思绪紊乱时乱七八糟的话语,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胡乱说些什么。

    她只知道张星回是她在这个世界最好的朋友之一,是两辈子来第一个让她感觉到自己不会被忽略的存在没有之一。

    阿萤有其他更好的朋友,曾经的福利院老院长也有别的孩子需要照顾,可张星回却只愿意管着她。

    人总是会贪恋别人对自己的独一无二,她其实全都明白。

    张星回沉默不语,任由女孩的哭音由发泄变成了不安,似是担忧着他即将出口的拒绝。

    良久,他因少女的拥抱而僵在身侧的双手终究还是缓缓抬起,落在了小姑娘瘦弱微颤的肩膀上。

    “好。”

    少年轻声承诺着。

    只要是她的愿望。

    第一世最不堪的回忆逐渐与怀中的温暖重合,那个在众人欺凌下遍体鳞伤、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的绝望少年,终于等到了向他伸出的手。

    这一刻,他仅是德兰的落魄学生张星回。

    “喂,你们两个就这么无视我,会不会太过分了。”

    张星回与夏秋果陷在脉脉的温情之中,旁边有着一头金发的男生却觉得看不下去,忍不住出生提醒道。

    “我怎么说也是这丫头的救命恩人吧,你们两个不打算谢谢我?”

    夏秋果闻言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竟一直死死抱着张星回没放开,当即羞愧到红了脸,并掩耳盗铃般地往后退了一大步。

    “秦野,怎么是你?”

    她擦了擦眼泪露出了个不好意思的笑容,不过因情绪激动带来的哭嗝还在起着后遗症,时不时就要冒出一下惹她尴尬。

    “不然呢,见到我不高兴,要知道若不是我恰好经过,你这乖宝宝早被这几个垃圾拖走了。”

    秦野说着又泄愤般地狠狠踢了地上疼痛到无法起身的混混一脚。

    他虽是个不良少年,但平时最多打打架抢地盘,绝不干什么抢钱欺辱女生的脏事,和地上的流氓们可不一样。

    他没看见就算了,看见了就别想在他面前得逞。

    “什么嘛,明明我们班长打倒的人。”

    夏秋果不服气地鼓鼓脸,目光却由于先前的举动而怎么都不敢往张星回身上飘。

    “那我至少也有一半功劳吧。”秦野双手插袋,笑的一脸痞气,“我也不要求什么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了,请哥吃个饭呗。”

    “请就请,你要吃什——”

    “我们要先回学校了。”

    张星回不冷不热的话语打断了夏秋果刚想答应秦野的话,他冷然的双眸带着审视的目光从秦野玩世不恭的表情及身上扫过。

    本就因怀抱里骤失的温度而无端不悦,关于小姑娘是否早恋的猜测重新浮上他的心头。

    他周身的气压更低了。

    作者有话要说:  秋果:班长是我最好的朋友

    大壮:秋果是我最乖的崽

    阿萤:哦【冷漠脸】

    写到这忍不住剧透,当初这个脑洞的初心就是两个互相救赎的人呀。

    其实我早就埋下了最大的伏笔,大家有没有发现他们的名字……

    是昨天的二更!

    悄咪咪地和大家道歉,因为明天要上夹子了嘛,所以今天的更新会和明天的一起在晚上十一点发。

    我今天和明天都会努力存稿哒,争取爆更,虽然爆更多少不敢立fg,我真的好菜,但我争一万五保一万打底可好,,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不谈恋爱就破产[穿书]网址:https://www.hbweitao.com/yuedu/63939/29751276.html